诗词人和女人

唐 任环

“妇当怕者三:初娶之时,端居若菩萨,岂有人不怕菩萨耶?
既长生男女,如养儿大虫,岂有人不怕大虫耶?
年老面皱,如鸠盘荼鬼,岂有人不怕鬼耶?
以此怕妇,亦何怪焉!”

PS:刚结婚的时候,女人端庄矜持的样子,像尊菩萨,菩萨让人有一种敬畏和爱慕啊。
当女人生了一堆孩子,很多生活细节里看上去,就像一只老虎养育一群熊孩子。老虎让人怕啊。
当女人老了,端端的坐在那里,体态肥圆,满脸褶子,冬瓜鬼似的,人都怕鬼啊。

由菩萨变大虫最后成鸠盘荼鬼,怎能不怕?哈哈,有趣
现在女人喜欢自称女汉子,恶心的令人吐骨头,假!!!

清 纳兰性德

有趣,纳兰心事谁人知?
一生一代一双人,
争教两处消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
天为谁春?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纳兰一辈子被两个女人掏空了,有人(乾隆)看了红楼梦说“这说的不就是纳兰家的事儿嘛”,还有人猜测是他写的红楼梦,其实和他无关。也就为情所困一贵族,也就这点事儿了,三十出头就把自己熬淘死了。

宋 柳永

多情自古伤离别,
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
晚风残月。
此去经年,
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
更与何人说。

PS:这首我蛮喜欢的,以前还用来撩妹(没用,乘早打住)。

那年月妓女算是女人里最有文化的一群,柳永多次落榜,最后皇上说你就正经玩儿词吧,柳永打出“奉旨填词”的招牌玩世界,和妓女打交道关系好到不行,写了很多风情诗词,婉约派嘛,死后满城妓女披麻戴孝为他送葬。佩服。

李白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PS:简直无法直视!“云”白白地,没有“衣裳”,”花“是植物生殖器哦,想“容”了,“春”的寓意晓得吧,“拂槛”这个形容也是醉了,因为“花想容”了嘛,然后“华浓”,哎呀,真是无法直视,难怪杨贵妃生气呢。李白真是个西域老流氓呢

中国傻逼喜欢造假李白的诗,一是表达民族主义,二是想证明李白是汉人,但事实并非如此。那些署名李白 满腔爱国情怀的诗 都是造假诗。

[player autoplay=”0″]

现在开始“毁人不倦”

我很难想象不喝酒能做出上面这些诗词
酒,就是要把脑子搞乱,用情感替代理性,越失去理性诗词歌赋越洒脱。
李白刘伶张旭陶渊明,不是瞎喝酒滴,对酒当歌嘛
朱熹是这么说的:“赋者,敷也,敷陈其事而直言之者。比者,以彼物比此物。兴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也 ”
“诉诸感情,而非诉诸理智”–,越不理智,我们在感性上达成的共振越蛤啤,

感情会很大程度上影响我们的理智。用感性替代理性,煽情,比喻,变得几乎无处不在,开始不说人话
煽情,比喻、比拟,对于诗词创作太重要了,是非常主流的传统,我不是说不热爱,文学上我是喜欢的。但感情和理性的区分对现代人也很重要啊。

老子: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此三者以为文,不足。故令有所属:见素抱朴,少思寡欲,绝学无忧。
老子这三句话讲的是“治天下”.那就出问题了。
但以一国之隅,“绝圣弃智”、“绝仁弃义”、“绝巧弃利”,他国不绝、不弃,你能奈何?等着被开除球籍?
浆果酒喝多了吧。
延续阅读:天下观

其实中国人就是典型的“阴性思维”,或“女性思维”,
但是偏偏却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天马行空地“很男人”
逻辑思维才是男性思维的本质,
白日梦一样的“发散思维”,是女性思维的特征
把“脑筋急转弯”当成了“创造性思维”,
而把“逻辑思维”,看成了“书呆子”

连写武侠的金庸都是是典型的“女性思维”,或称“文科思维”。
靠讲故事说事儿,就是女生的特点,也是文科生的特点。

女生无一例外地擅长文科,擅长讲故事,同时容易被故事感动。
金庸的武侠,就是“貌似很男人”的“典型女人白日梦”
中国人的可悲就在于总把这意淫的东西当成“很男人”的表现,
而把严密的逻辑思维,却当成“女性”的特征。

“故事思维”、“文科思维”、“女性思维”,
是没法儿与逻辑严密的“男性思维”交流的。哇哈哈
“不较真”,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特点。
缺乏逻辑的中国文化,总体来讲是“阴性”的,
放在世界文化的大家庭中比较,也只能是一个“女性”角色。

男人和“女性”女交流,使用的是大脑爬虫体和边缘系统(本能+情感)
同性交流(正经同性啊~)使用大脑新脑皮层(思考,推理,抽象思维等)
当然啦,爬虫体,大脑新皮层的活动我都不排斥啊.
中国臭文人就是腹黑受.缺个帝王攻操练

我此刻肯定是喝多了,从赏诗谈到天下观了,看到了吧,从“旺财是条狗”到”小花是头猪”,您可能觉得读起来没什么,可我喝再多也能警视到自己出问题了。哇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