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雅,是对中产阶级的致命诱惑,这个阶级指望依靠它将自己与上层的傲慢无知和贫民阶层直率的粗鲁区分开来。无论上层还是下层总有些优点和可爱之处,但是中产阶级完全是一派做作。牵强、虚伪。矫饰。”

未宰的羔羊学着牧羊犬迈开巡视的步子

苏联作家帕斯捷尔纳克说的一段话:“当时的苏联大谈爱国的只有两类人,一类是毫无底线无耻的骗子,一类是非常激动的傻子。这两类人是绝配,前者负责收割,后者负责奉献。”

对那些剥削压迫者的乏走狗,对那些站立在被压迫者的尸体旁,阴阳怪气的二皮脸。鲁迅会说:我一个都不原谅。

当你看到世间的不公不义,会像我一样气得浑身发抖不可遏制,你就是我的亲戚。——格瓦拉

成了一个“存在本身就是罪”的问题,那么再说别的就没有意义了,为生存而做的事情并不可耻。也无罪 ​​​​

公正的思想起源于: “报复的渴望和平等的感情。” ​​​​

“各位犹奸网特,就算你们不爱纳粹党,也请你们爱集中营,我们都是奥斯维辛人,不喜欢集中营的滚出去”

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