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离骚到跑骚2

“华语歌曲可好听了,抖音火的不要不要,中国风高手在民间..”
“是吗,有意思,确定不是日本曲风…?”

      高橋優-《ヤキモチ》
于其说泥国人在听一首歌曲,其实是在听词,而不是曲。
音乐的好与坏在泥国人单薄美学情趣中不占首要体验。词最重要,要有“意境”,之后才会注意到词和曲子的融合感。

过度偏向于词,最终就是词绑架音乐,造成把这两门艺术都得不到充分的发挥,造成互相绑架的结果。 当然这是因为泥国人不懂音律造成的审美情趣的单薄,因此不得不靠文学—来进行补充
“诗词”作为一个独立的艺术,我是喜欢的欣赏的,但别硬拗说泥国有音乐,有美学。

所以说泥国人听一首歌曲,其实是在听,而不是音乐。从离骚到跑骚1

自从诗词从音乐领域独立出来,它就是一门纯粹的文学艺术了,而不属于音乐审美的范畴,其实对于音乐而言,词的好坏是次要的。甚至好的音乐根本不需要词。

西方音乐就不大在意词的好坏,你要关心这个,应该去写诗。

西方歌曲对词的要求,只限于达意,表达清楚即可,文学技巧之类的东西对音乐而言属于多余的部分,避免对歌曲本身造成词压曲的现象,你去听听英语歌曲中的那些名作,词都是简单,易懂,达意。
而中国的歌曲中的词很容易造成“强赋词”的现象,晦涩,言之无物,甚至连语法都不通的现象,你都不知道他要表达什么。尤其中国风,尤其胡言乱语的垃圾。

 

我曾难自拔于世界之大

也沉溺于其中梦话

不得真假 不做挣扎 不惧笑话

我曾将青春翻涌成她

也曾指尖弹出盛夏

心之所动 且就随缘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