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尤瓦尔·赫拉利

这个故事只是幻想。并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人类越来越聪明。

早在农业革命之前,采集者就已经对大自然的秘密了然于胸,毕竟为了活命,他们不得不非常了解自己所猎杀的动物、所采集的食物。

农业革命所带来的非但不是轻松生活的新时代,反而让农民过着比采集者更辛苦、更不满足的生活。狩猎采集者的生活其实更为丰富多变,也比较少会碰上饥饿和疾病的威胁。

确实,农业革命让人类的食物总量增加,但量的增加并不代表吃得更好、过得更悠闲,反而只是造成人口爆炸,而且产生一群养尊处优、娇生惯养的精英分子。

普遍来说,农民的工作要比采集者更辛苦,而且到头来的饮食还要更糟。农业革命可说是史上最大的一桩骗局。

谁该负责?这背后的主谋,既不是国王,不是牧师,也不是商人。真正的主要嫌疑人,就是那极少数的植物物种,其中包括小麦、稻米和马铃薯。人类以为自己驯化了植物,但其实是植物驯化了智人。

……

但是,身为个人,为什么要管这种演化问题?如果有人说,为了“增加智人基因组在世界上的拷贝数”,希望你降低自己的生活水平,你会同意吗?没有人会同意这笔交易。简单说来,农业革命就是一个陷阱。

这是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中的观点,认为人类的农业革命是一个骗局,一个陷阱。而这个“骗局”,只有贵族和奴隶关系才能解释的通。

最初的人类“阶级”,其实是以不同的种族、甚至是人种,划分的。
“农民”是— 被迫—-进行耕作的,就是最早的“奴隶”。
“农业革命”的坏处,是农民承担的,好处是“贵族”享受的。

“贵族”和“农民”根本就不是同一民族,甚至根本就不是同一人种。
只是“游牧”的民族,从“游牧放羊”,变成了“定居牧民”。

“农耕文明”先进;但不代表“农民”比“牧民”先进。
是先进文明的民族,先驯化农作物,
带来了先进的种子,和耕作技术。
但他们自己是不愿意去吃农耕的苦的,
所以他们跑马圈地,让落后的民族当“农民”当“奴隶”去耕种的。

在农耕文明的真正“封建社会”,贵族的主业依然是“打仗”。
这一点,欧洲一直保持到近代“工业革命”之前。
先进的农耕技术,是诞生于“贵族”的。

他们先学会了选种,育种,农作物驯化;
学会了天文地理,知道按天时地利播种,耕耘,收获。

但他们这么聪明,当然也知道农耕之苦的。
所以贵族教“农奴”去耕种。

之前有一本书叫《品味/格调(CLASS)》,其实应该翻译成“阶级”才对,
其中就提到贵族的“业余爱好”可以是“园艺”,那是有品位的。
其实就是小批量“科学实验”性质的驯化农作物的工作。

这是绝对不同于大规模的“农耕”劳动的 —-那是“奴隶”的活儿。

所以,最早的“农民”就是最早的“奴隶”,
而且还跟“贵族”不是同一个民族,甚至不是同一个人种,
“农民”就是被征服的落后文化。

“贵族”是先进的“农业革命”的推动者。
“农业革命”只是给贵族提供了稳定的“基础食物”,
“贵族”并没有失去食物的多样性,也不用受农耕的劳作之苦。

“农业革命”的坏处都是落后民族受的,好处都是先进民族享的。

最早的手工业,在原始社会,石器时代就有了,
做石器工具,做骨器饰品的,就是最早“手工业”。
“手工业”出现的远比“农业早”。

《品味/格调(CLASS)》一书中也同样提到过:
做一些“手工”的业余爱好,也是贵族有品位的表现。
因为最早征服“农民”的“贵族”之所以先进,也体现在工具先进。

工具和武器,是密不可分的。
先进民族,不单是“驯化农作物”先进,“手工”同样很先进的。

正经的“封建社会”,“工匠”的地位,
也远比“农民”,“奴隶”高的—-因为技术含量高啊。

现代考古证明,古埃及的金字塔是由“自由人”的工匠修建的,
而不是马克思所认为的,是“奴隶”修建的。

因为工匠需要“创造性”,只有“自由”才能带来“创造性”,
“农民”不需要“自由”。

古埃及是“奴隶社会”没有错,古埃及也是一个“农业大国”,
因为,古埃及从事农耕劳动主体的“农民”就是“奴隶”。
但他们与先进的古埃及文明,没有半毛钱关系的。

说“农耕文明”比“游牧文明”先进,
那是指“定居牧民”把“农民”当“奴隶”的贵族阶级先进,
———他们掌握了先进的手工业技术,农作物驯化,耕种技术。

这样才能解释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