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1

缘起性空

佛教传入中国
估计要分几部分。第一部分佛教传入中国
中印文化的交流汉代之前就有所交流,而佛教在中国最初的一个开始是在汉朝
话说是汉明帝刘庄梦见金人,决定派遣使臣到西方去寻求佛法(这梦谁爱信谁信),西行求法的使臣辛辛苦苦赶到与天竺毗邻的月氏国,遇见了正在弘扬佛法的天竺沙门迦叶摩腾和竺法兰,用白马驮着佛经佛像请了回来。
两位僧人受国宾待遇,刘皇帝建白马寺储藏他们带来的宝贵经像等物品,据说是因当时驮载经书佛像的白马而得名(骑白马的不一定是唐僧哦)白马寺也因而成为中国佛教的“祖庭”和发源地。(参见 汉明帝 百度百科)
佛道斗法
可是当时中国盛行的是道教,佛教传到中国,道教有一些道士就生了妒忌心,对皇帝说:‘佛教是假的,是外国的宗教,不是中国的,所以不应该令它在中国流传,要把佛教赶出去!若不把佛教赶出去,就要来比较一下。’
怎么样比较呢?‘把佛所说的经典和道教所说的经典放在一起,用火烧。谁的经典若烧了,谁就是假的;谁的经典若烧不了,就是真的。’
当时道教有一个道士叫褚善信,他是道教的首领,带着五百个道士把道教的经典、灵文都放在一起,就祈祷太上老君说:‘道德天尊哪!您一定要显大灵感,令我们道教的经不要烧了,让佛教的经烧了。’
当时的道士很多有神通的——有能腾云驾雾的,有能飞天遁地的,有能隐形的。隐形就是你这么看著,他在前面这儿,忽然间就没有了!这么样有本事的道士都有。他能藉著遁法——奇门遁甲就逃跑了,藉著道教这种的符啊、咒啊,就有很大的神通。
可是这时候用火一烧,怎么样呢?佛教的经典都没有烧著,都放光!佛的舍利也放五色的光,经典也放光到空中,好像太阳照耀世间似的。
而道教的经典呢,一烧就烧着,都被火烧没有了。能腾云驾雾的,也不能腾云了,也不能有神通了;能飞天的,也不能飞天了;遁地的,也不能遁地了;能隐形的,也不能隐形了。他们的符咒也都不灵了,没有功效了。这时候,道教的经典都被烧了,褚善信和费正清这些道士当场都气死了,他们这些徒弟也当场把头发都剃去,有二、三百人都做了和尚。所以这是最初佛教和道教斗法,把道教斗失败了。(参见 佛道斗法 )
后代有一位皇帝——唐太宗写过一首诗追念这件事
门径萧萧长绿苔,一回登此一徘徊。
青牛漫说函关去,白马亲从印土来。
确实是非凭烈焰,要分真伪筑高台。
春风也解嫌狼藉,吹尽当年道教灰。
佛家的经书当时是写在石棉布上,这是一种不怕火烧的布。中国文人装逼说汉代之前就了解掌握对石棉的开采利用较其他各国早。纯属扯淡!(参见“石棉布” 百度百科)
神仙打架
这类神仙打架也表现在文学作品里
例如《白蛇传》,原本是讲道家“承负说”的,本是个“报恩”的故事。许仙的先人,曾经救过白蛇,按照道家的“承负说”,祖上积下的阴德,后代是会得到恩泽的。蛇在道家,是很懂得报恩。所以来找许仙“报恩”——这也根本不是因为什么“爱情”。古代民间故事中,“爱情”没有那么高的地位,这也是曲解。
例如《西游记》也是。其实孙猴子的民间传说,原本是一个道家的故事。只到大闹天宫,被压五行山就结束了。压住孙猴子的,也不是佛教的“如来佛”而应该是一位道教的“大神”。压住孙猴子的,“五行山”、“符咒”,都是道家的东西,是原来故事中无法抹去的痕迹。
孙猴子跑到“海外仙山”学道,也是原本道家故事中的痕迹。道家“圣地”的方向,跟佛家是相反的,道家是在东方,是在海中,道家的仙人,都是住在东方海上仙境中的,如蓬莱……佛家则是西域,西天……所以,孙猴子大闹天宫之前的故事,是一个完整的道家故事。后来被佛家替换掉不少出场人物,但故事的架构,是改变不了的。
其实神仙打架的事情在佛教传入之前发生过一次
《封神演义》,早期同样是民间口口相传的,或者是书中散记的很多有关“周朝”的神话故事,很晚才整理成书。已经走样儿狠严重了。由于周朝也是“西来”的,而且和更早来的商朝,不是同一个民族。所以神祗上是有所不同的。哈哈哈
《山海经》是不是商人的神话,难以考证。
反正《封神演义》就是对《山海经》或商朝神祗的一次“变天”,
佛教从印度到西域到中原不知道倒了几手了,参杂一些“巫术”无伤大雅。反正中国人也搞不懂什么是“巫术”什么是“神迹”。哈哈。但他们带来的经文,很长时间内没有人能看懂。只译了个《四十二章经》……这算是中国最早的佛经了。
说是“翻译”,更像是二位僧人随口说的,之后流传很广,版本也很多,传抄的人按自己的意思还改动不少(参考“四十二章经”百度百科)
四十二章经都已“佛言”开头,类似“子曰”、“诗云”的语录体。哈哈
佛言:吾法念无念念,行无行行,言无言言,修无修修。
佛言:夫为道者,如被干草,火来须避。道人见欲,必当远之。
佛言:人离恶道,得为人难;既得为人,去女即男难;既得为男,六根完具难;六根既具,生中国难。
《四十二章经》摘
————“夫为道者”,显然是道家语言,“修无修修”,更是纯粹的道家语言,佛家的“戒、定、慧”则没有直接提及,“生中国难”这句玩笑开大了,太中国特色了吧。
魏晋时期,由于佛教经典产生于古印度的文化氛围中,它所反映的人伦关系、习俗风尚和中国的现实情况有较大的差异。随着中土时代思潮的转变,佛教徒也自觉地由东汉时期主要依附于方士道术转而主要借助于玄学来解译佛经,诠解佛理,此法即是“格义”的解经方式。
以玄格佛/以儒格佛(中国所谓的自由发挥,立新创解的来曲解经文)
如:释迦牟尼曾经赞扬过瓦杰族的共和政府,而在汉译本却把它改成“君臣和顺,上下相敬”的君主制。
如:在印度佛典的原本《对辛加拉的教导》中,父母和孩子的权力与义务关系是相互的,并且认为如果父母不对孩子执行爱护的义务,就不能得到孩子的尊敬和抚养,而汉译《六方礼经》完全删除了有关父母对孩子负有义务的内容,并增加了一些关于孩子对父母义务的内容
如:古印度人对男女之间的事情的态度是比较开明的,这两种情况的差异是很明显的。因此,在汉译佛经中昼避开了诸如“拥抱”“接吻”之类的字眼,在敦煌本《诸经杂缘喻因记》的第一篇中,关于莲花色尼因屡次出嫁,与子女不复相识,后来竞与自己所生的女儿共嫁自己的儿子,她发觉后,因感极度羞耻而出家的故事。这种事情与儒家的伦理极相冲突,不能被中国人所接受,因而被略去。
另外,为了适应与儒家、道教争夺的需要,佛教不断把传入中国的历史时间提前,或凭空伪造,或牵引附会,以自张其军,其中几种主要说法如下:
(1) 刘宋宗炳在《明佛论》中认为伯益已知有佛。
(2) 西周时佛教已传入中国,主张此说的僧侣引《周书异说》、《列子》等书为证。
(3) 晋王嘉《拾遗记》载:燕昭五十七年,已有申毒“道术人”(暗指比丘)来华。
(4) 宗炳《明佛论》谓先秦曾有阿育王寺。
(5) 秦始皇时外国沙门来化度始皇,唐法琳在《对傅奕废佛僧事》中引释道安、朱士
行等《经录》为证。
(6) 汉武帝时已知佛教。宗炳《明佛论》载“东方朔对汉武动烧之说。”梁刘孝标《世
说新语·文学编注》引《汉武故事》载:“休屠王全人”。《魏书·释老志》肯定地认为张骞使西域,“始闻浮屠之教”。
(7)刘向已见佛经。梁僧《出三藏记集》卷二说:“昔刘向校书已见佛经,故知成帝之前佛法久至矣。”
除了以上几种说法以外,还有一种值得注意的观点,即孔子已知佛教。这种观点本于《列子·仲尼篇》中的一段寓言,说孔子不以三皇五帝为圣,而极力推崇所谓的“西方圣者”(即佛)。北周道安的《二教论》、甄鸾的《笑道论》乃至唐宣的《归正篇》等对此都大加渲染。在儒家占正统地位的中国,借孔子之口美化佛教,这在佛教和儒、道等其它学术思想的争夺过程中起到了很大作用。
儒典之格言
苏轼《柳宗元六祖碑题记》有言:“释迦以文设教,其译于中国必托于儒之能言者,然后传远。”任二北先生《唐声诗》亦有言:“佛教宣传方法之原则,是入俗唯恐不深,汉化唯恐不透。所谓“无穷变态”,亦有中国固有的传统在。哈哈
—————————-中国文人扯蛋有多厉害,寸毛不留啊……
佛教在中国大兴之前,首先是在西域(今天的新疆)盛行,中国历史里五胡十六国(实际上不止16国)时,大兴到中国北方。
佛图澄、石勒、石虎,是这种传播过程的最好反映。
佛图澄是以神异著名的和尚,《高僧传》有传,西域人,他通过石勒部下信佛的大将郭黑略会见到石勒,石虎继位后,对佛图澄倍加推崇,誉为“国之大宝”曰:“佛是戎神,正所应奉”。
道安,是佛图澄的徒弟。
石赵末期, 道安带着追随他的僧团,开始了逃亡生涯, 后来追随晋室,到了襄阳。后来苻坚攻下襄阳,抓住了道安,视道安为“神器”;安置他在长安五重寺,“僧众数千,大弘法化”;同时敕诸学士,“内(佛教)外(佛教以外诸学)有疑,皆师于安”。故京兆为之语曰:“‘学’不师安,义不中‘难’”。道安成了中国北方佛界领袖。
最终,道安在福安手下,也就以佛教“佐化”自任。他告诫门下“不依国主则法事难立”,这几乎成了中国佛教的一大原则。
中国僧侣自身的日常宗教修习和活动仪轨,由道安制定的“僧尼轨范”开端,“天下寺舍,遂则而从之”。条例有三:“一日行香定座上经上讲之法,二曰常日六时行道饮食唱时法,三曰布萨(说戒忏悔)差使悔过等法”。这种礼仪式的规定,大大增强了戒律的效果。
汉魏以来,僧尼名前多加异国或异族名称以为姓氏,如安、支、康、竺等,其中一部分与来自外籍或沿袭祖籍有关,但不少汉人也以胡音为姓。道安以为,佛徒莫不尊崇释迦,“乃以释命氏”,遂为永式。僧尼以“释”为姓
道安这個人很有意思,他一个人,可以说是将五胡十六国、南北朝时佛教传播的主要人物都串起来了。
他的师傅是后赵石勒、石虎的“国师(大和尚)”佛图澄,
前秦苻坚,为了得到“一个半人”,围攻襄阳,
道安在襄阳遣慧远去了庐山……
道安跟苻坚到了长安,又力劝苻坚延请西域高僧鸠摩罗什……
苻坚派吕光伐龟兹,抓到了鸠摩罗什,
结果这时的苻坚自己伐东晋,却兵败肥水,
先前被征服的鲜卑、羌等部族酋豪纷纷举兵反叛,北方重新四分五裂。
前秦被灭,吕光自立后凉……
后秦灭了后凉,鸠摩罗什才到长安……。哈哈哈。
首先道安是反对“格义”的。所以他提出了“五失本,三不易”
言翻译梵经,有五种失原本之义并三种之不容易者。晋道安摩诃钵罗若波罗蜜经抄序曰:‘译胡为秦,有五失本也:
一者,胡语尽倒而使从秦,一失本也。
二者,胡经尚质,秦人好文,传可众心,非文不合,斯二失本也。
三者,胡经委悉,至于咏叹,丁宁反覆,或三或四,不嫌其 烦,而今裁斥,三失本也。
四者,胡有义记正似乱辞,寻说向语,文无以异,或千五百,刈而不存,四失本也。
五者,事已全成,将更傍及,反腾前辞已,乃后说而 悉除,此五失本也。
然般若经,三达之心,覆面所演,圣必因时,时俗有易,而删雅古,以适今时,
一不易也。愚智天隔,圣人叵阶,乃欲以千岁之上微言,传使合 百王之下末俗。
二不易也。阿难出经,去佛未远,尊大迦叶,令五百六通,迭察迭书,今离千年,而以近意量截,彼阿罗汉乃兢兢若此,此生死人而平平若此,岂将 不知法者勇乎,斯三不易也。
但是道安自己翻译经书的水平不高(中国文人就会胡吹,哪个都说一大堆好话,最后加起来,什么都不灵)
道安虽然否定格义,却改用玄学的观点剪裁佛教的义理,又把佛教的内容溶解到玄学的潮流之中。“五失本”、“三不易”只是他的“困惑”提请译家慎重。所以他推荐了鸠摩罗什
鸠摩罗什生于西域(今日新疆库车)
陈寅恪推崇鸠摩罗什,认为他的译经艺术实优于玄奘,有三个特色:
“一为删去原文繁重,二为不拘原文体制,三为变易原文”。
但鸠摩罗什却认为“改梵为秦,失其藻蔚,虽得大意,殊隔文体,有似嚼饭与人,非徒失味,乃令呕哕也。”[7]。
弘始十五年,鸠摩罗什在长安大寺去世,临终前他说:“今于众前,发诚实誓: 若所传无谬者,当使焚身之后,舌不焦烂”。果然火化之后“薪灭形碎,唯舌不灰”。
另外,唐朝玄奘等人的译经被称为新译,此前的鸠摩罗什等翻译的经卷被称为旧译。
有鸠摩罗什“舌不焦烂”为证,他翻译的经书,“信”是肯定达到了,以他的文采,“雅”因该也不错。至于“达”么,他之前已经说了。
中国之佛教由鸠摩罗什而面目一新。有鸠摩罗什因而有良好之译本,系统之教义,佛典汉译之泰斗。
北边儿说的差不多了,南边的慧远,说到底还是从北边来的,慧远是道安遣到南边庐山的
慧远为净土宗之始祖。净土宗的历史渊源传自古印度佛教,不过,在古印度净土信仰和念佛法门并未成为一个专门宗派。净土宗其修炼方法“简单易学、老少皆宜”哈哈,分析慧远创建“净土宗”的原因,要我说就是:佛教由北往南传,佛学理论,南方不如北方发达。而且南迁的汉人,“中国特色”更多一些,“根器浅”。哈哈哈。
慧远将茶文化与佛教联系在一起,算是从他开始的。
民歌《茉莉花》由北方传入江南,也有可能是慧远所为。茉莉花原产于印度,东汉永平十一年随佛教传入中国山西的五台山,而自从茉莉花传入五台山,深受僧人们喜爱,于是,谱写佛乐的僧人便谱写了以茉莉花为原型的佛乐《八段锦》。之后,随着僧人们四处云游,该曲传入江南,经后人加工,成了风靡江南的民歌。
慧远还为僧服“右袒”做了辩解
《老》、《礼》诸典,均以“右”为“凶”、“丧”的标志;沙门以右袒“寄至顺”、“表吉诚”,是有违中国名教礼制的。慧远解释说,右袒能使沙门与俗人区别开来,便于出家者冲破世俗名分等级的限制,服膺佛家教条,是佛教的札制。
慧远还写过《沙门不敬王者论》,给出家人争取到了不跪皇帝的权利。
出家人一般也就不必给皇帝下跪了。后来皇帝拜佛也下跪了
欧阳修记载:
赵匡胤袍加身,刚刚做了皇帝,就去相国寺礼佛,问陪在一旁的主事和尚赞宁:
“朕该不该下跪拜佛?”
“不拜。”
“为什么?”
“当今天子是‘现世佛’,龛里供着的是‘过去佛’。哪有现世佛叩拜过去佛的道理?”赵皇帝听说自己是“现世佛”,自然十分高兴,于是就御赐匾额“大相国寺”。
另外嘛,慧远答桓玄论沙门不敬王者,也明确地认为,佛教包含两大任务,“一者处俗弘教,二者出家修道”。前者救人忠孝之义,奉上尊亲;后者在隐居求志,变俗达道。隐居变俗使沙门在形式上表现为“内乖天属之情”,“外阙奉主之荣”,但实质上能令“道洽六亲,泽流天下”,起到“协契皇极,大庇生民”的作用。慧远的这种思想,使佛教走上了自觉为整个君主制度服务的轨道。这一大方向,此后再没有发生重大变化。
慧远与鸠摩罗什,他们两的争论在于“有神”与“无神”!
慧远在庐山的神学观点,受到鸠摩罗什在长安的批评。罗什所译龙树、提婆的四论,对有神论的破除,不遗余力。据僧叡在述及罗什以前的译经状况时曾说,“此土先出诸经,于识神性空明言处少,存神之文,其处甚多”。以此表明,自道安以来,中国佛徒对佛教均持有神论,实是一种由误译带来的误解。从后人所辑慧远与鸠摩罗什问答的《大乘大义章》看,鸠摩罗什对慧远所持“四大”是“实”,“自性”是“有”,“法身”永存等观点,待严峻态度,甚至直斥慧远所言近乎“戏论”,原因就在于这些观点可以直接导向有神论,并构成有神论的哲学基础。
慧远并没有接受鸠摩罗什的批评。相对于般若和中观派的放浪形骸,不拘名教礼法言,他的有神伦,包括三世报应和净土信仰,更容易激发人的宗教热情和恭谨虔诚,尽管在探讨人的思维本性上,退了一大步。
“神不灭”是中国传统信仰祖宗崇拜的前提,在《孝经》、《周易》、《庄子》等经典中都有表现,但时“神”的性能,却缺乏具体规定。佛教小乘、有部和大乘涅槃、唯识等派别,虽从不同角度对不灭的神给予肯定,但总是羞羞答答,形象模糊。至于佛教的其它派别,特别是魏晋流行的般若经类和大乘中观学派,更是持断然否定态度。慧远比较细致地论述了神与情、识的关系,指出了去情识、存神明的解脱之路,是他把中国传统与外来思想结合起来,形成中国佛教特有的神学理论的重要创造。
今天中原的佛教,多是“无神论”的,这是接受了当时西域鸠摩罗什的观点,而不是接受了当时汉地慧远的观点。
说简单一点,“祖先崇拜”“祖宗在天之灵保佑”(来源阐教、截教)是中原传统信仰,你个中原人相信祖宗”涅磐””轮回转世”了,没了灵魂没了神,谁保佑你啊。清明节纸钱烧给谁哦,哭都找不到坟头。哈哈
这个问题,其实印度人也在讨论,只是这一支没有传到中国。
佛教是婆罗门教的“次生宗教”,最终佛教密宗,也不得不接受婆罗门教的湿婆、梵天、毗湿奴大神。——有了法身、报身、应身说
印度教(新婆罗门教)对佛教的处理就更简单啦,——直接“吸纳”其有用的部分,也就是一种自身变革动力。
印度教直接将释迦牟尼,吸收為其主神的化身之一。也就是毗湿奴的第九个化身。
在中国,外来的佛教就狠难处理这个问题了。——怎样跟本土的“神”融合?哈哈
梁武帝萧衍,其实是搞“三教融合”的,顺便说下,“和尚吃素”就从他这儿来的。
梁武帝舍道归佛,几乎把佛教抬高到国教的地位,但在实际上对道教并未采取打击政策,对儒学也依然发挥其治理国家的作用,实际上是三教兼弘的,为此他还提出了三教同源说,其核心是指儒教和道教同源于佛教。他认为,老子、周公、孔于是佛祖释迎牟尼的弟子,释迎牟尼和老子、孔子是师徒关系。他还把最高的佛教比作黑夜里的月亮,把次等的儒教、道教比作众星,彼此既有高下区别,又互相烘托,交相辉映。梁武帝宣扬,儒、道之所以低于佛,是因为只能求世间的善;佛之所以高于儒、道,是因为能使人成为出世间的圣人。儒、道和佛是世间和出世间的区别,是凡圣的区别。这样就可以佛为主,把三者结合起来,在理论上互相贯通,在实践上互相补充,即既用儒、道的道理教人在世间行善,又用佛教教义劝人出世成佛。如此三者合用,对封建统治的稳固是极为有利的。所以,梁武帝有时又把释巡牟尼、老子、孔子同称为”三圣”。
中土人士在接受佛教因果报应,三世轮回的观念时,自觉与本土固有的人死为鬼,灵魂不灭的思想相比附,认为人形体朽亡,但灵魂、精神却将永存。这种认为“精神”真实永恒存在的观念,既与般若性空之理有违,又与涅槃佛性之说相悖。因为佛教中所谓“佛性”,是不依赖生死中的“我”而存在的,绝非中土所说灵魂、精神一类。
认识的困惑导致齐、梁年间围绕范缜所著《神灭论》,对形神问题展开了如火如荼的辩论。
继竟陵王萧子良(齐武帝第二子)无法使范缜理屈之后,梁武帝萧衍再次召集群臣、众僧进行大规模的辩论。虽然祭祀祖先亡灵,“祭神如神在”的传统意识一向是支撑有“神”论的强大根基,但经过南齐时期范缜高超的理论水平和辩论技巧的扫荡,坚持陈见难以服众。辩论已经悄然改变了崇佛者对永恒的“神”的看法。……
因此萧衍在《敕答臣下神灭论》文中特别提出,“位现致论,要当有体。欲谈无佛,应设宾主,标其宗旨,辨其短长,来就佛理,以屈佛理”③,主张采用宾主问答的形式,从佛理的角度来辨析神灭与否问题。由形神问题引发的对不灭之“神”的追问,与涅槃永恒“佛性”的讨论相互启发,以至转向心性问题的探究。这是南朝有关形神争论的大突破,它改变了单一的依据儒家礼教作为论证的传统方式,而表现出从儒家祭祀、玄学体用,转而结合佛理的多样化的新思路来争辩形神问题。
萧衍提倡以佛理谈论形神问题,与其良好的学养,以及立国后亲近佛教,热衷研习佛教经典分不开。
西晋时,佛教的势力还不大。中国的文人,以为编个故事,耍耍嘴皮子,就能把佛教压下去。(参见《老子化胡经》)到了梁武帝这儿,老子,孔子就都成了釋迦牟尼的弟子了。这还是在“南朝”,北边根本就不带老子,孔子玩儿。
梁武帝把儒家的“礼”、道家的“无”和佛教的“因果报应”揉合在一起,创立了“三教同源说”,四次舍身出家,叫人以重金赎回,可谓是佛教的大“赞助商”了。最终落了个“佞佛”的名声。据统计:梁代佛教最兴盛时佛寺多达2846所,僧尼82700余人。所以杜牧有《江南春》叹道:“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梁武帝搞得自己,教主不像教主,皇帝不像皇帝的。在“侯景之乱”中饿死台城…
梁武帝时期,还来了一个达摩,他可是来中国传教“级别”最高的,真正来自印度的和尚了。其为禅宗“不立文字,教外別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所以不存在经文翻译的问题。达摩来自海路,比从北方丝绸之路来舒服多了,这从另一面反映了当时阿拉伯/印度的航海技术的发达,中国人对外界知之甚少。
前面介绍梁武帝“三教合流”的佛学观点来看,他和达摩对话的结果,一点儿都不意外。梁武帝虽然是将佛教置于儒教、道教之上,但其实“什么也不是”。
武帝与达摩祖师在普通元年,禅宗二十八祖菩提达摩尊者,泛海来华,九月廿一日到达南海,广州刺史萧昂迎礼,表奏京师,武帝遣使往迎。次年十月一日到达建康,
武帝见后问道:“朕即位以来,造寺、写经、度僧不可胜数,有何功德?”
尊者答道:“并无功德”
武帝惊问道:“何以并无功德?”
达摩答:“这只是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随形,虽有非实。”
武帝又问:“如何是真实功德?”
尊者道:“净智妙圆,体自空寂,如是功德,不于世求。”
武帝再问道:“何为圣谛第一义?”
达摩答:“廓然浩荡,本无圣贤。”
武帝与照明太子等都是持论二谛的;立真谛以明非有,立欲谛以明非无,所以尊者用“廓然无圣”一句回答武帝,武帝错会祖意,对于“廓然无圣”却作人我见解。连连碰壁,萧衍未免烦躁,舌锋一转,盯着达摩蓦然厉声抛出……
一句妙问:“在朕面前的到底是个什么人?”
达摩答得更绝:“我也不认识。”
武帝不省玄旨,不知落处,
因他们彼此说话不投机,达摩尊者便离开江南,一苇度江之魏。—————这就是达摩一苇渡江的故事。
五胡十六国、南北朝,虽是佛教在中国大发展时期,但三武一宗灭佛,这里就赶上了两次。
“三武灭佛”又称“三武之祸”,指的是北魏太武帝灭佛、北周武帝灭佛、唐武宗灭佛这三次事件的合称。这些在位者的谥号或庙号都带有个武字。若加上后周世宗时的灭佛则合称为“三武一宗”。以上在佛教史中称“三武”之厄。110年以后,即公元955年,五代时期后周的周世宗又下诏废天下无敕额之寺院,毁铜像,收钟磬钹铎之类铸钱。 合周世宗,称“三武一宗”。
佛教自传入中土以来,曾几度辉煌。佛教最兴盛的时候是在南北朝时期和中唐、晚唐时期。当时人们对佛教的狂热毫不亚于一场全国范围内对某些人的极端崇拜。如有人当着大众面前割取自己身上的肉去喂鸟,遍体流血却颜色不变,又有僧人自以铁钩挂体,燃点千灯,一日一夜,端坐不动。在这样的狂热下,那时的僧尼道众、庙宇寺院也是远多于现在,而且那时的僧尼还享有很多的特权。然而盛极必反,宗教也一样,……
灭佛原因
据史书记载,主要灭佛原因归纳于下。
魏太武帝拓跋灭佛原因
在《魏书·释老志》中列有
1.帝虽敬重佛教,但自幼已讽诵老庄。
2.专念成功。
3.相信道士寇谦之得仙之术。
4.信谋臣崔浩谄言,以佛教为虚诞。
5.发现沙门在寺中专横于酒。
6.发现寺中藏有弓、矢、矛、盾兵器和宝物。
7.发现寺内藏匿贵族妇女。
8.沙门众多,影响缩小了国家的税源兵源役源。
北周武帝
据《广弘明集》中所载
1.寺塔佛像无益治国安民,应当废除。
2.彻底改革佛教,寓佛教于国法世俗之中。
3.改变佛教贪婪腐化之风。
4.财政开支,佞佛已占三分之一。
5.佛教来自外域,不应供奉。
6.民众为逃避苛役重赋,相继投入空门。
7.认为僧尼是崇拜偶像,愚惑人民,自由地滥用公费。
寺院地主占有大量土地,严重影响了国家土地政策的实施。寺院经济主要以田产为主,而寺院一般靠施舍和兼并与掠夺两种手段来获得土地。无论国家还是王公贵族兴造寺院,一般都随之施舍一些土地。比如唐高祖时,少林寺因助唐平王世充而被赐田40顷。除皇帝外,大量的王公贵戚也争营佛寺。 另外,自南北朝以来,由于社会动荡和王朝更迭频繁,阶级矛盾尖锐,为寻求精神寄托,士族地主和普通民众也将田产大量施舍给佛教寺院,使寺院田产大增。寺院除靠施舍获得土地外,还大肆兼并和掠夺土地。南北朝时代,诸如寺院“侵夺细民,广占田宅”,“翻改契约,侵蠹贫下” 的记载时有所见。梁武帝曾下诏说:“……僧尼……越界分断水陆采捕及以樵苏,遂至细民措手无所。” 这说明寺院在兼并土地的疯狂性上绝不亚于世俗地主。及至唐武宗灭佛前, “十分天下之财,而佛有其七八”。 而在封建社会中,历代统治者为使自己政权稳固,都试图把广大民众束缚在土地上从事劳作,尤其是北魏至唐,国家还要推行均田制,而政府必须掌握大量的土地才能分配给农民,但寺院广占良田又必然直接影响封建政府土地政策的推行,这样僧侣地主与世俗地主间的利益冲突在所难免。
………………………待续

 

================================================================================

小资料:

一些浏览器上的标签,一般不看,看都要花看几小时,所以挂在浏览器上站地方,
वृक 狼的意思
梵英双向

http://spokensanskrit.de/

比较权威

http://www.sanskrit-lexicon.uni-koeln.de/scans/WILScan/disp3/index.php

叔本华 记帐就用梵文,玩真的哦,老夫最近在玩镜像体,嘿嘿

圣经
和合本

http://bible.kuanye.net/hhb/

“现在中文译本”

http://bible.kuanye.net/xdzw/

现代中文译本比1904年的和合本,“古味”还浓啊。哈哈哈

中穆网论坛

http://www.2muslim.com/forum.php

伊斯兰我爱信仰,土豆电台

http://www.tudou.com/v/Mw5wna9zT6c/&resourceId=0_04_05_99/v.swf

地藏缘论坛

http://www.folou.com/forum.php

藏密 索达吉仁波切映像类。
优酷

佛缘网站

http://www.foyuan.net/article-377928-1.html

净空法师映像类,图书类。这老和尚在优酷上百个讲经,笑起来很可爱。哈哈

http://www.amtb.tw/